Monday, July 15, 2013

[弟弟]:三年前,那一个措手不及的夜晚

2013年7月15日(一)

 
三年前的7月14日(是阳历,不是农历,ok?哈哈!!),是弟弟预产期的前11天
那一晚,陈爸爸工作到11pm,回到家冲好凉,整理好就寝时已经12点多了
 
半夜1.30,宅妈被一股热液体惊醒,心想,不会是尿失禁吧?
但是,尿失禁也不会这么多啊,就急急忙忙的弄醒才刚入睡的陈爸爸
在“讨论”之后,我们都觉得“应该”是羊水破了,这代表,弟弟要来报到了
 
三更半夜的,我们是非常慌啊~~
因为我们必须马上决定,是要去这里的政府医院生,还是去一开始我们要去的私人医院生
(需要考虑是因为那家私人医院在邻城,需要三个小时的车程)
由于拿不定主意,最后我们决定扰人清梦,厚着脸皮打电话询问主诊医生的意见
 
医生问了情况之后,“确定”是羊水破了,但是没有明确的说,我们该不该“冒险”去他那里生
只是说羊水破了之后8个小时之内必须生产
我们就想说,“反正”“只有”3个小时的车程,“应该”来得及
结果我们做了个非常“白目”的决定:连夜驾车到邻城去生孩子
 
于是三更半夜的打电话给娘亲,请娘亲陪同我们一起去邻城
(娘亲后来告诉宅妈,她一开始还以为是别人打错电话,不打算接电话的)
因为我们决定把哥哥也一起带去(真的是极度“白目”的两夫妻),娘亲可以帮忙照料哥哥
待产包一早已经准备好(真是好彩),简单的收拾了陈爸爸和哥哥的衣服用品就出发了
 
要知道,这连接两镇的路不是南北大道,只是一条非常危险,又曾夺取无数人命的小路
黑夜里没有路灯,蜿蜒曲折的路上到处都是坑,旁边是悬崖
陈爸爸在极度疲劳又睡眠不足的情况下飞车去邻城,其实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
 
才上路不久,宅妈就开始5分钟痛一次了,每一次都痛的入心入肺,好几次都快崩溃了
一边忍着痛,一边又怕陈爸爸驾车打盹(这时才感觉害怕 =.=)
当时唯一能做的,只有祈求上苍让我们一家大小平安的到达医院
(后来娘亲告诉我,她多么担心宅妈就直接在半路生了,老实说,宅妈自己也怕,哈哈!!)
 
人在没有选择的时候,真的可以激发无数的潜能
3个小时,真的像过了3个世纪这么久
很佩服宅妈自己的忍功,就这样忍了3个钟的痛,终于平安的到达医院了
(大家不必佩服我们的勇气,我们只是“白目”而已 =.=)
 
 
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清晨5.30,登记后换了衣服就直接进产房了
护士检查后告诉宅妈,已经开了 6 cm 了,还问宅妈为什么现在才来 =.=
但是宅妈是高兴的啊,以为很快就可以把弟弟噗出来了
 
哪里知道,到了医院,就好像看到救星一样
没用的宅妈,还是忍不到越来越痛的宫缩,要求医生给宅妈打天堂针(Epidural)
可是医生说,已经来不及了,打完恐怕还没有发挥作用就要生了
结果不知道医生给宅妈打了什么名堂的止痛针,让宅妈暂时可以舒缓一下疼痛
 
然后,又有问题来了,由于前一晚6点吃过晚餐后就再无进食,这时肚子饿得咕咕叫
医生多怕宅妈没有力气生孩子,让陈爸爸去买些吃的(匆忙间忘了带鸡精 =.=)
结果七早八早的,陈爸爸只买到一些糕点,医生又说不可以吃
吃这些东西只怕待会生的时候会吐,医生建议吃巧克力(刚才又不讲 =.=???)
只是大清早的,去哪里找巧克力哦?当陈爸爸奋力去找的时候还差点错过弟弟的出世了
 
大概八点多吧?阵痛终于来了(但是宅妈还没有吃咧!!)
医生终止了止痛药,让宅妈可以感觉阵痛,才知道什么时候该 push
老实说,虽然不是第一次生产,但是宅妈还是没抓到 push 的窍门
(即使生了两个之后还是不清不楚,哈哈!!没关系,也已经不需要知道了,呵呵~~)
第二胎果然容易生多了(也是因为弟弟体格不大的原因)
蒙查查的 push 了3,4 下就听到我们家小老虎洪亮的哭声了,呵呵~~
 
三年前的今天,弟弟就这样有惊无险的来到这世上啦~~
 
刚刚清洗完的弟弟~~
 
经过一夜的折腾,宅妈真的没有力气了,也不想吃东西,只想快点回到病房睡觉
娘亲一早就已经交待了大姨煲了鸡汤,宅妈睡醒后就有鸡汤喝了,嘻嘻~~
 
哥哥第一次看到弟弟,兴奋得很~~
(请忽略刚刚生产完毕,披头散发的宅妈 >.<)
 
然后第二天去登记局弄完了弟弟的出生纸就回家咯~~

刚出世的弟弟皮肤拗黑,宅妈一度以为是个黑马王子
不过现在却是我们家里最白皙的,呵呵~~
 
一岁生日~~
 
两岁生日~~
 
不知不觉就这样过了三年
宝贝,感谢你做我的孩子,为我们带来欢笑。
祝我们家弟弟生日快乐,健健康康,快高长大!!
爹地妈咪永远爱你!!